成員臺:

特色頻道:

問渠那得清如許——共耕渠的歷史傳承與時代方位

2021-06-03 08:51:55 | 來源:新華社
|

  這是廣西東蘭縣武篆鎮東里村新貌,共耕渠從村中穿越而過(5月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水是莊稼人耕作和生存的基本支撐。在革命老區廣西河池市東蘭縣的一個小山村,一條名為“共耕渠”的水渠汩汩流淌90多年,潤澤一方土地,滋養代代村民。

  倡導并組織群眾修建這條水渠的是中國共產黨老一輩革命先驅。他們的功勛彪炳史冊。

  從開鑿共耕渠、試辦共耕社到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為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接續奮斗,曾經一窮二白的小山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清泉靜靜流淌,無言地見證著中國共產黨人初心百年不變。

  時光淹沒不了的榮光

  共耕渠是東蘭縣武篆鎮東里村的一條水渠,建成于91年前,全長4公里。這個小型水利工程至今仍發揮著灌溉作用,連片的葡萄園、稻田和綠樹青山倒映在水中,構成了一幅山水田園畫卷。

廣西東蘭縣武篆鎮東里村共耕渠灌溉的葡萄園(5月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東里村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農民運動的開拓者之一韋拔群的故鄉。共耕渠對面的山坡上坐落著韋拔群故居,“為農民謀利益”的石碑立在故居前。

  50多歲的村民韋忠每天都會沿著共耕渠走上一兩趟。幾十年來,從剛記事時踏過的田埂小路到如今寬敞的水泥路,從簡陋的土渠到通暢的“三面光”,共耕渠以及東里村的點滴變化,韋忠看在眼里,感慨萬端。“到了收獲季節,共耕渠兩旁的稻田一片金黃,葡萄園里碩果累累,是全村人最開心的時候。”韋忠說。

  在廣西東蘭縣武篆鎮東里村,當地村民在“陽光玫瑰”葡萄基地管護葡萄(5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韋忠爺爺的堂兄就是韋拔群。韋拔群一家17口人為革命獻出了生命,如今在東里村只有旁系后輩。韋忠說,革命先烈不惜犧牲生命,就是為了換來老百姓的幸福。

  20世紀20年代初,韋拔群在東蘭組織農民自治會,建立國民自衛軍,開展反抗剝削壓迫、推翻封建統治的農民武裝斗爭。在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的年代,為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韋拔群前往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之后回到東蘭縣興辦農民運動講習所,傳播馬列主義,1925年至1927年間培訓了3屆共600多名農民運動骨干。這些學員遍布左右江和紅水河兩岸,成為當地農民運動的星星之火。

  1930年,鄧小平、韋拔群等老一輩革命家在右江開展土地革命,選定東里村做農業合作化試點,建立了東里共耕社,開展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

  這一年,東蘭遇上旱災,韋拔群帶領黨員和群眾修筑共耕渠,引附近銀潭的泉水灌溉莊稼,當年就獲得糧食大豐收,參加共耕社的570多名群眾人均分到600多斤稻谷。從那時起,泉水四季不斷流向周邊上千畝土地,低產田旱澇保收。共耕渠成為東里村公共水利設施,集體所有,共管共享,追求共同富裕的實踐在這里落地生根、生長發芽。

  東里村78歲的老黨員陳遠康清楚地記得,新中國成立后,村民們一起動手,用石料加固共耕渠,后來又在政府支持下建設提灌工程,地勢較高的幾百畝旱地也被改造成為水田。

  時隔近一個世紀,共耕渠、韋拔群故居和開辦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列寧巖等革命遺址依然閃耀著光輝,四面八方的人們來到這里緬懷先烈。列寧巖里用竹子做成的長凳早已被磨得锃亮。

  清清的泉水潤山村

  1932年10月,韋拔群被叛徒殺害于離家鄉不遠處的一個山洞內,東里共耕社遭到破壞。韋拔群犧牲后,當地群眾精心管護共耕渠,寄托對“拔哥”的深情。

  群眾用心守護著造福一方的水渠。2011年,村里用水泥修建起了“三面光”的渠道,大家每年都對共耕渠進行清淤和加固。

  初夏時節,共耕渠旁300畝葡萄枝繁葉茂,小小的果子已經從枝頭冒出來。通過土地流轉、務工、分紅等形式,這項集體產業一年為當地群眾帶來的收益超過百萬元。

這是廣西東蘭縣武篆鎮東里村的肉牛養殖基地(2020年12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由于地處偏僻,發展產業困難重重,東里村群眾曾經以外出務工為主,村莊“空心化”嚴重,2016年以前村集體收入為零。新一輪脫貧攻堅戰開始之初,黨組織帶領群眾開展產業發展大討論,經過反復對比研究,確定重點發展葡萄種植產業。

  東里村原本并不出產葡萄。面對一個全新的產業,技術和資金支持、流轉土地、能人帶動、市場銷售等,各個方面都面臨挑戰。東蘭縣委辦副主任、時任武篆鎮黨委書記韋彩秀說:“2017年春節后上班第一天,我們到廣西農科院找技術專家,請求他們幫助選址和確定種植品種。”廣西農科院葡萄與葡萄酒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金標實地考察后認為,結合土壤、水質、環境等因素綜合考量,東里村完全有條件建設高端葡萄品種種植基地。

  共耕渠也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渠水常年保持在20攝氏度左右,水量穩定。“可以說,有共耕渠,才有東里村的葡萄產業。”劉金標說。

  東里村人均土地不足0.3畝,從來沒種過葡萄,一開始群眾心里沒底。為了打消大家的顧慮,老支書周干忠和村里的黨員帶頭把自己的土地流轉給合作社,并一戶戶上門做思想工作。有黨員帶頭,群眾心里踏實了,126戶村民紛紛把土地流轉出來,第一期100畝葡萄園如期建成。

  為了更好地提供技術指導,廣西農科院與東里村黨支部“結對共建”,科技特派員每個月來東里村好幾趟,手把手指導村民剪枝、修芽,傳授病蟲害防治等知識。

  2018年,葡萄園掛果。這個被稱為“陽光玫瑰”的葡萄品種肉厚皮薄,有淡淡的玫瑰香味,一經推出就受到市場歡迎,批發價格穩定在每斤25元左右,當年實現銷售收入60多萬元。2020年,葡萄園擴大至300畝,銷售收入達400多萬元。

  “陽光玫瑰”葡萄基地采取“黨建+產業+貧困戶+村集體”的經營模式,建立基地黨支部,助推脫貧攻堅。貧困群眾土地流轉有收入,在基地務工有收入,每年還可以獲得1500元入股分紅。東里村脫貧群眾韋秀英說:“幾年來,基地優先安排我們在葡萄園做工,使我們有了穩定收入,實現穩定脫貧。”

  基地負責人梁賢勇是“80后”,畢業于廣西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專業,他放棄了在一線城市的工作返鄉創業。在帶動群眾發展產業的同時,梁賢勇看到基層黨組織為群眾謀利益的一片赤誠之心,便積極向黨組織靠攏,2017年光榮地加入了黨組織。

  在“陽光玫瑰”葡萄種植的示范帶動下,東里村相繼培育了肉(牛)羊養殖、紅心蜜柚、山茶油等集體產業,2016年成為精準扶貧后廣西第一批脫貧的貧困村之一,先后獲得“全國旅游扶貧重點村”“全國文明村”等榮譽。

  這是位于廣西東蘭縣武篆鎮巴學村的廣西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列寧巖(2020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不竭的精神源泉

  百年滄桑,共耕渠早已成為東蘭的地標,一旁的空地變成廣場,一批批參觀者在共耕渠旁聆聽右江革命根據地和紅七軍的故事。

  在共耕渠前,講解員覃迎慶說,當年韋拔群等革命先輩建立共耕社,修筑共耕渠,就是要為農民謀利益。共耕渠流淌田園之間,更流淌在百姓心中,成為澤被干部群眾的精神源泉。

  在廣西東蘭縣國清中學,來自江蘇海安的支教老師丁愛軍課間輔導學生功課(2020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流淌近百年的一渠清水,就像中國共產黨人的不變初心。”站在共耕渠前,來自江蘇海安的支教老師丁愛軍十分感慨。2020年8月,江蘇海安市向東蘭縣派出10名教師,進駐當地兩所中學開展為期3年的支教活動,讓老區的學子可以在家門口享受到發達地區的優質教育資源,帶動當地教學質量提升。

  “我們海安也是革命老區,能夠從海安來到東蘭支教,也是一種紅色精神的傳承。”丁愛軍說。

  20世紀20年代,韋拔群胸懷救國救民的理想,從偏僻落后的桂西北山村赴廣州學習馬列主義;90多年后,23歲的年輕黨員周亞峰從中山大學畢業來到東里村,投身最基層,致力于鄉村振興。

  周亞峰說,共耕渠代表了共產黨人一切從群眾利益出發的為民情懷。去年12月擔任東里村掛村干部后,他積極謀劃產業開拓,推進紅色資源和農業觀光相結合的紅色旅游,民宿建設選址和旅游配套設施的升級改造工作已經展開。

  站在新的起點上,帶領群眾奔向更加美好的生活,是東里村黨組織明確的時代方位。目前全村已有22個村集體經濟項目,2020年村集體收入超過30萬元,當地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8500元。

  東里村黨支部書記陳永祥說,正如共耕渠經流不息的泉水,紅色基因在這片土地生生不息地傳承,激勵一代又一代干部群眾接續奮進。

來源:新華社

記者:王念、黃浩銘

城市電視臺融媒矩陣
最熱新聞
最新資訊
国产三级韩国三级日产三级,窝窝影视午夜无码看片免费,免费va国产高清大片在线,日韩aⅴ无码免费播放